骑公路自行车讲究的就是一个【动作要快 姿势要骚】

赢得比赛,是每位车手致力追求的,精彩凝聚在胜利的一瞬间,故而过线时的庆祝姿势就显得尤为重要。

最常见的庆祝姿势无外乎是高举双臂,这是当下车手们最直接的反应,分享他们的喜悦。当然,如果大家都是这样,那公路自行车这项运动得多么平淡无奇啊!

纵观国际车坛,总有那么些个车手,特立独行,作出与众不同的庆祝姿势。就拿名将“鲨鱼”尼巴利来说,在今年环西第三赛段,他终点前发力单飞夺冠,过线时做了一个鲨鱼鳍的手势,赚足了眼球。

而在已经结束的环比荷卢第五赛段中,荷兰乐透车队的拉尔斯·博姆在夺冠过线的,作出一个“丢雷楼谋”的动作,据说是为了抗议落选车队的环西参赛阵容。因为这个动作,博姆还被罚了1000瑞郎。

这在国外社交媒体圈被广泛讨论,还生成了一系列表情包,网友戏谑博姆“咸鱼翻身”。无独有偶,早在2010年环罗曼蒂赛中,卡文迪什也曾做了一个类似的动作,结果车队直接让他退赛了。

说到庆祝手势最稀奇古怪的车手,当属世界冠军萨甘,花样之多,种类之新颖,每每令人啼笑皆非。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几乎每场胜利,他都会有不同的庆祝手势,往近的说,就在今年6月的环瑞士第五赛段,他的草裙舞姿势,至今还为车迷所津津乐道。

也有一些车手,因为太早作出胜利手势而错失冠军,比如2004年米兰-圣雷莫赛的埃里克·扎贝尔及今年年初环阿布扎比赛中的凯莱布·尤安。

在公路自行车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人能独领风骚,不过有的人风骚的恰到好处,有的嘛…就…不多说,一起看图吧~

广告小王子卡文迪什,先是在2009年环加利福尼亚赛上做出一个秀腹肌的庆祝动作,被认为是在给骑行防磨膏制造商Dave Zabriskie的DZNuts产品做广告。

打电话这一招当然是给HTC打CALL啦,盘爷能想出这个动作也是够一枝独秀的。不过摘下眼镜这个广告创意,不是很能懂盘爷的脑回路…

胡安·何塞·洛巴托在环迪拜拿下了哈达(HATTA DAM)赛段胜利时的手势,这应该是…吹长号…吗?反正挺诡异的~

越老越“妖”越“风骚”的巴尔维德,夺冠后作出射箭姿势。用中文来诠释的话,这就是有的放矢的意思吧。

意大利国家锦标赛中,阿鲁身着斯卡伯尼队服夺冠,高举双手告慰斯卡伯尼在天之灵。

菲利波·西米尼在2001年赢得环西赛段冠军后举起车来庆祝,让人想起某部国产电影中大家伙一起扛车冲线的画面。

在赢下瑞士赛的赛段后,克里斯·霍奈尔向大家展示了“空手道少年”的庆祝姿势,可是我怎么觉着他这是在diss谁呢。

帕维尔·托科夫在获得2004年获意赛段冠军后,给了意大利人一个“我去你妹的”的手势。盘点一番,其实公路自行车手中的“小脏孩儿”还真不少。

布里斯·费于在2009年环法首秀就获得赛段冠军,但他在冲线时忘记拉上拉链,让人不禁联想“佛印绝类弥勒,坦胸露乳…”

2007年斯图加特世界锦标赛,UCI试图以嗑药嫌疑为理由将保罗·贝蒂尼拒之门外。但他最终还是得以参赛,并且赢得了比赛,用一个虚拟的散弹枪向他们还击——“S686面前,众生平等”!

罗比·麦克文在2006年环法夺得单站后的跑步动作,“傻根”也曾有这样的经典之作。

亚历山德罗·佩蒂基在2003年大丰收,拿下相当多大环赛单站,他试图给每次的胜利计数,但到环西赛末,他发现他的手指头不够用了。这个逼装的猝不及防啊!

约翰·穆西在赢得2000年巴黎-鲁贝后,展示着在两年前严重受伤的左膝。NBA中,热火队魂韦德用香槟敬自己膝盖的一幕,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

胡安·安东尼奥·弗莱查,他名字来源于西班牙语的“箭”,此动作致敬罗素克劳大片的罗宾汉一角。

这就是所谓的“一指神通”吧,跟现在很多妖艳贱货不一样呢~~又捉到小脏孩儿一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