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骑行后我花10万组装自行车经销商卖断货:下单至少等一年

林飞在高中时一定没想到,当年觉得骑着900元的捷安特都特别牛的他,如今拥有一辆价值近10万元的自行车。

90后的林飞是一名新晋骑行爱好者,从去年开始加入骑行大军,不到一年,他的坐骑从千元级别的迪卡侬,升级到了被称之为公路车顶配的闪电(指美国自行车品牌“SPECIALIZED”,该品牌常年活跃在各大自行车赛事中)。

真正让他下定决心换车的,是“掉队”的感觉。“别人一说加速,一使劲就冲出去了,我加速就是比别人慢。”没有一辆好车,意味着在同样的技术和做功条件下,速度会更慢。

于是,林飞开始研究起轮组、车架,再结合自己和资深骑手的经验,今年4月花费近10万元组装了现在的坐骑,它包括3.6万元的车架,3.2万元的套件(套件是指自行车传动、齿轮和制动的部件的总和),2万元的轮组和1万元的功率计。

然而,售价高达数万元的车架,缺货却成了如今的常态。在SPECIALIZED品牌官网显示的52款公路车车型中,仅不到5个车型少部分尺寸有货,其中最贵的整车售价为96990元,车架则为36990元。

过去,林飞购买的车架通过门店全国范围的换货,一周左右就到手。但他发现自5月开始,缺货的情况愈演愈烈,身边越来越多车友即使有钱也买不到车。

太原人张军是从2013年开始骑行,而他开始感受到骑行运动升温,要比林飞早一些。从去年开始,张军发现在太原街上骑车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装备也越来越好,夜晚原本空荡荡的车道开始变得拥挤,有规模的业余车队开始出现。

一开始热衷于山地车的张军,也在去年加入了公路车队伍,“以前骑山地车目的是环游世界,因为疫情影响,现在只能骑公路车,太原的自行车赛道也更适合公路车”。林飞也对时代财经说,骑山地车的人更享受岩石上飞来飞去的感觉,而公路车骑行通常出现在城市道路和旅游景区,更符合都市人目前的骑行需求。

根据马蜂窝数据,今年五一假期,四川、云南、海南、天津、西藏等地的骑行数据均飙升超50%。其中,云南抚仙湖环湖骑行热度增长100%,海南万宁骑行热度同比增长68%。

推波助澜的还有社交媒体。截至8月31日,小红书平台与“骑行”相关的笔记高达129万篇,和“公路车”相关的笔记达7万余篇,相关商品超5万件。在林飞加入的官方内容推广计划的微信群中,1/3的人每天都会发布1-3条骑行内容,群人数也在不断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公路自行车的职业化在近期有了重要进展。2022年初,我国首支国家级职业自行车队中国华兴洲际自行车队正式成立。4月,在该车队首场国际赛事2022环土耳其自行车赛上成为一匹“黑马”,取得了团体第七的成绩。

业内人士认为,华兴洲际车队的成立是为了中国运动员参与到更多欧洲职业公路车赛事中,备战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与冲刺2025年环法自行车赛为目标。

张军说:“一下子就涌现出来了!”自行车运动职业化与赛事的飞速推进,进一步助力了骑行运动的热度爆表。此前时代财经曾报道过,疫情期间国内马拉松赛事大幅减少,职业跑手受到不小的影响,但自行车赛事的推进似乎给了他们曙光。

突如其来的骑行热度显然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无论是耳熟能想的传统自行车品牌美利达、捷安特,还是走高端路线的闪电(SPECIALIZED)、崔克(TREK),都出现了无货可卖的情况。

“从去年开始,碳纤维的车基本都要等一年,很多顾客前年预定,今年才拿到车。”近日,广州捷安特直营店店员对时代财经表示,疫情以来高端车型缺货早已不是新鲜事。

直营店尚且如此,经销商则更是拿不到货。经营捷安特、美利达两家品牌小店的经销商程海因为缺货早已头疼不已,“公路车高、中、低端是大面积缺(货),山地车则陆续会有一些到货。美利达、捷安特售价在1万元以上的高级车,至少排队等一年。越缺越有人愿意等”。

不过,能等的毕竟是少数,品牌自行车缺货已持续数月毫无缓解,北京、上海等骑行氛围更浓的地区更甚。自6月份开始,程海也会时常会收到来自这两地同行的电话,询问是否有货可调。

“我们知道没货,所以都不会接订单,接到的订单如果到时间却发不了,还要退订给人家。”由于像程海这样的小经销商对渠道货源的把控力和话语权并不强,他也不敢向顾客轻易承诺到货日期,索性没有现货便一律不接订单。

不过,高端自行车的缺货并不能完全归因于需求的增长。多名行业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供应端的减产才是主要原因,是品牌工厂端对疫情之下高端自行车的需求做出了误判。

财报数据显示,捷安特2020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0.3%至700亿新台币,净利润同比增长46.7%。2021年,捷安特全年销售额进一步增长17%至818亿新台币,利润也创下历史新高,为新台币59.3亿元。

时代财经了解到,变速器等套件是公路自行车的核心部件之一,目前市占率较高的主流自行车变速器品牌,主要是日本的禧玛诺Shimano、美国的速联Sram、意大利坎帕杰罗Campagnolo。其中,禧玛诺是捷安特、美利达等整车厂使用规模最大的品牌。

程海打了一个比方,“工厂可能预测2022年卖出去高级车2万辆,所以给禧玛诺下单就按照2万辆下单,但事实上市场需求3万辆,同时因为疫情,海运受到影响,禧玛诺只能交给你1万个套件,工厂2万台正常出产都保证不了”。

然而,禧玛诺套件自疫情以来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2021年禧玛诺自行车部门的净销售额增长49.0%至4437亿日元(38亿美元),营收增长82.7%至1252亿日元。去年6月有外媒报道称,多家欧美自行车制造商生产受到零部件缺货影响,日本厂商禧玛诺的部分高端零件从下订单到交货的时间延长至400天。

无货可卖的状态持续至8月底,程海自然也无钱可赚。程海所经营的其中一家卖美利达自行车的店铺,已经连续几个月白天大门紧闭,仅在晚上营业几个小时,偶尔能卖出一两台低端车型。近期,他开始筹备起一家新的电动车品牌店。

时代财经了解到,受供需关系的不平衡,原材料价格上涨,海运成本高企等因素影响,自行车的售价也水涨船高。

“现在闪电整车,价格完全由卖方主导,你不买有的是人买,一点都不打折。而在疫情前,闪电的自行车配件和整车基本上零售价的8-8.5折可以拿下,和老板关系好7.5折也行,甚至用进货价去买车”。

程海也对时代财经表示,今年以来,套件供应商禧玛诺发布了2次调价函,捷安特、美利达也迎来一波涨价或者“降配”(指用相同的价钱,新产品的套件配置不如旧版产品好)。

卖方市场的红利也吸引了一批新的入局者。今年7月,骑行爱好者陈晓的自行车店在广州开业,主营一家国产自行车品牌,虽然品牌定位比捷安特、美利达要稍低一些,但不少万元公路车也是“出一台,抢一台”。

因为爱好骑行,他经常晚上下班就去本地一名经销商店里与爱好者聚会,他发现,即使是工作日的晚上8点——12点,来店里买自行车的人都络绎不绝,老板赚得盆满钵满。这让他动了投资的念头。

“即使品牌一年涨价3、4次,涨价幅度还不小,但仍然有人买单。一款高端公路车前几天就从13000元涨价至16000元,不仅涨价还配件降级,但第二天就被人买走了。”他说。

陈晓的新店只有约50平方米,却摆放着数十台价格由千元至上万元不等的自行车,据他透露,这家店铺一共投入了20余万元,打算1年内回本。目前生意正朝着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卖出9台自行车,单笔售价在1000-2000元。

但这样的热度究竟能持续多久?一位骑行运动及赛事组织行业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不久“骑行”便会迎来降温,这一判断首先取决于政策层面。目前,在广州、深圳等许多城市道路并不适合骑行运动,机动车道与自行车道的排布不合理,基础设施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自行车运动的发展,“骑行始终不能变成一个破圈的行为,最终还会回归到一个比较小的范围”。

另一方面,他认为专业骑行对身体的素质要求并不低,专业骑行运动教育的缺乏也会让一些当下冲动入局的爱好者选择退出。“骑行运动,对包括柔韧性、核心力量、背部肌肉、肩颈肌肉以及腿部发力,都要求很高,但目前相关专业教育十分缺乏,只要动作或装备不适应你目前的身体机能,身体就会产生疼痛,甚至一些不可逆的损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