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跳傘、蹦極、尾波沖浪火“出圈”到海南玩極限正當時!

“3、2、1,跳!”4月5日,位於三亞亞龍灣度假區的一處蹦極基地,十余名游客慕名而來,體驗腎上腺素飆升的快感。30公裡之外,三亞一家高空跳傘基地也賺足人氣,3000多米高空縱身一躍讓游客大呼過癮。

從蹦極、高空跳傘,到尾波沖浪、攀岩等,極限運動旅游項目如今遍布海南各地。以高空跳傘為例,目前已開展此類項目的地區有三亞市、瓊海市、萬寧市、東方市等,極限運動旅游正火熱“出圈”,成為海南旅游新賣點。

海南發展極限運動旅游具備哪些條件?目前發展狀況如何?如何規范發展,做大做強極限運動旅游產業?帶著上述問題,記者採訪了游客、旅游從業人員、專家學者等。

如果你是抖音用戶,刷視頻時應該看過此類內容:游客與身材健碩的教練“捆綁”,從直升機上縱身一躍,享受幾秒鐘的自由落體,並俯瞰瓊島的旖旎風光。

今年1月6日,三亞首家跳傘基地——塔赫跳傘三亞基地開門迎客,並迅速成為當地熱門的旅游項目。據了解,抖音短視頻平台上三亞游樂場熱門榜2月1日數據顯示,塔赫跳傘三亞基地熱度排名第一,有135.6萬次瀏覽量。

兩個多月后,萬寧旅游打卡新項目“特色高空跳傘”與公眾見面,體驗者能感受時速200公裡自由落體俯沖大地的刺激,同時盡覽山海美景。愈之豐富的市場供給,讓極限運動旅游業態正在以超預期的速度走出小眾消費領域。

極限運動旅游業態之一,尾波沖浪正在海南興起。船舷兩側夾帶沖浪板的造浪艇,啟動造浪功能時能激起大腿高度的卷浪,體驗者可以在人造浪前快速滑行,熟練者能在浪頭做出各種花樣動作。

三亞正手浪尾波沖浪俱樂部創辦於2018年,創始人杰克見証了尾波沖浪從無人問津到門庭若市的變化。“開業之初,一天隻有零星幾名客人,更多的時候是我們自己玩。”杰克說,隨著尾波沖浪普及面拓寬,體驗者越來越多,造浪船從2018年的一艘增加到如今的十艘,今年計劃將規模再一步擴大。

從52米高台“自由落體”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近日,游客唐姍姍來到三亞亞龍灣蹦極基地,親身體驗了一回。剛開始,唐姍姍站在高台邊上猶豫不前,一旁的教練不停地鼓勵她,最終她邁出那一步,勇敢地完成了一次蹦極。

“沒跳下去之前,心裡更多的是恐懼感,跳出去后,興奮感更多。借蹦極的機會,我可以放聲尖叫,把平時積攢的壓力都釋放出去。”唐姍姍說,以后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困難時,回想蹦極時的勇氣,感覺一切都可以戰勝。

關於極限運動的定義,在業界尚未有一個統一的標准。從廣義上來說,蹦極、大秋千、滑索、翼裝飛行、跳傘等危險系數相對較高的項目都屬於極限運動的范疇。

三亞學院旅游與酒店管理學院院長柴勇認為,極限運動流行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它使人們離開室內場館,置身戶外,充分體驗“更高、更快、更強”的精神。隨著越來越多的極限運動項目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更多人關注極限運動,影響力將會不斷增強,從而變得更加主流。

當極限運動遇上旅游,兩者碰撞可以產生無限種可能。有學者表示,當極限運動與旅游融合后,帶有蹦極、跳傘、沖浪等極限運動的行程就是極限運動旅游,刺激性較高的游玩項目例如大型懸崖秋千、滑索等,也屬於極限運動旅游項目。

杰克清楚地記得,第一次玩尾波沖浪,是在四川的一處湖泊中。“湖水平穩,造浪船激起的浪點小,體驗不夠刺激。”杰克說,當他來三亞在海裡體驗過尾波沖浪后,便被這裡吸引住,於是在這裡設立了專業俱樂部。“四川那邊是暑期前后幾個月合適玩水,但三亞全年水溫20攝氏度以上,四季都能下海。”

“多樣性的自然環境資源,讓海南有潛力成為極限運動的絕佳旅游目的地,具有極大的開發潛能。”柴勇列舉,海南目前可供度假休閑、極限運動的各類資源近百處,主要有海洋、沙灘、山嶺奇峰、河湖瀑布、熱帶叢林等,同時四季如春的氣候條件也十分適宜戶外運動。

對於景區來說,極限運動項目因刺激性較強,博人眼球,可引來更多的關注和流量,也因此成為部分景區營銷的重要手段。過去的一年,三亞蜈支洲島景區尾波沖浪項目從無到有,未來還有可能繼續擴大規模,轉向俱樂部運營模式。

借助各種短視頻在新媒體平台上廣泛傳播,極限運動旅游走進更多尋常百姓家。採訪中,有不少游客告訴記者,自己是通過抖音、小紅書等社交平台得知海南有這些項目,並被“種草”,專程來“打卡”體驗。

杰克幾乎每周都會邀請明星或者網絡達人體驗尾波沖浪,有時還會進行現場直播。3月26日,杰克攜手抖音網紅博主“江奈兒”共同直播尾波沖浪,2個小時吸引近百萬人次觀看,同時觀看人數達到近10萬人次。“我也想去三亞找杰克玩尾波沖浪”“尾波沖浪太酷炫,我也想體驗”……屏幕另一頭,潛在消費者早已躍躍欲試。

如今,人們渴望親近自然,在戶外的廣闊天地中超越自我、挑戰極限。而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為人們參與極限運動提供了物質基礎,也促使人們不斷探索未知、挑戰“不可能”。

“相比省外乃至國外戶外極限運動風生水起、蓬勃發展的盛景,我省極限運動發展尚屬於萌芽階段。”海南大學旅游學院副院長謝祥項說,戶外極限運動作為一項新興產業,具備培養勇敢、探索精神,拓寬旅游、運動、休閑領域,促進經濟發展等作用,未來發展空間巨大,關鍵在於揚長避短,規范發展。

柴勇表示,推動極限運動旅游產業可持續發展,需要一批具備過硬的極限運動專業能力和具備旅游服務能力的雙型人才。“可通過地方相關部門和高校聯合實踐教學方式,在島內高校旅游和體育專業中增開極限運動和體育旅游相關課程,培養一批志在極限運動作業層、專業層、管理層等多層次多專業的人才團隊。”

缺少品牌意識、知名極限運動IP打造不足,是海南發展極限運動旅游面臨的又一不可忽視的問題。“目前,海南無論在賽事還是極限運動玩家中都缺少有影響力的IP品牌。因此要充分利用海南獨特的自然資源優勢,要在旅游者心目中形成獨特的、鮮明的創新、青春、時尚的品牌形象,提升旅游的品牌認知。”柴勇建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