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又酷又潮的奥运项目00后含量严重超标

  在东京奥运会女子滑板碗池赛中,张鑫完成了她的奥运首秀,为观众带来了精彩绝伦的表现,并且在第三轮刷新了自己的最高分,获得了28.16分的成绩——在不久前的滑板女子街式决赛中,05后滑板选手曾文蕙勇夺第6名,也让这一新潮运动一度冲上热搜,走进大众视野。

  2020年东京奥运会,首次将冲浪、滑板、攀岩、空手道等运动正式列为比赛项目,此外,棒球/垒球时隔13年再次回归,成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的目光。

  越来越多像张鑫、曾文蕙一样的年轻选手,正在奥运赛场上大放异彩——作为屏幕前的观众,你对这些新潮运动的了解到底有多少?

  虽然是首次在奥运会上亮相,但冲浪、滑板、攀岩、空手道等运动,其实都有着超过百年的悠久历史。

  早在1778年,英国的探险家詹姆士•库克在途经夏威夷时,就曾看见当地居民拿着一块短木板,出没在惊涛骇浪之中,随时随地上演着海滩版“速度与激情”。

  但是在当时,不少外来者都对这项运动不感兴趣。他们认为,冲浪的危险系数极高,在海中挑战巨浪无异于玩命,这是一种“属于野蛮人的游戏”。

  作家马克•吐温曾这样描述夏威夷人冲浪的画面:“他们会瞅准适当的时机,踩着冲浪板冲上浪头,像炮弹一样飞驰而来!”/电影《灵魂冲浪人》剧照

  直到20世纪60年代,冲浪运动被传播到加利福尼亚,人们才逐渐消除对它的误解。

  不久后,冲浪板、脚绳、防滑鞋等运动装备相继产生,各类专业的冲浪俱乐部也相继成立,越来越多人开始尝试这项运动,并意识到它的魅力所在:

  踩着一块专业的冲浪板,运用娴熟的运动技巧,在无数次的失败后取得成功,在海浪的推动下迎风前行……那一瞬间酣畅淋漓的成就感,是任何运动都无法比拟的。

  冲浪爱好者们随性自由、解放身心的生活方式,开始引发各地年轻人的好奇与效仿。冲浪这一运动,也成功从小众的海边娱乐活动,转变为风靡全球的青年亚文化标志。

  天才冲浪少女贝瑟妮•汉密尔顿,在13岁时被鲨鱼生生咬下左臂,但她一个月后就重返海滩,并在两年内获得全美冲浪冠军,将冲浪精神诠释得淋漓尽致。/电影《灵魂冲浪人》剧照

  冲浪运动,能给人带来自由的快感。但不是所有的城市都在海边,要体验这项充满魅力的运动,年轻人还面临着不少门槛。

  上世纪50年代末,由冲浪运动演变而来、有着“极限运动的鼻祖”之称的滑板正式诞生。

  公路、斜坡、栏杆、扶手、台阶,大城市中无处不在的街头元素,都可以成为滑板爱好者的探索主场,大大降低了年轻人入门潮流运动的难度,也孕育出扎根在市井中的街头文化。

  充满活力、张扬自我、在大街小巷中自由驰骋的运动方式,给年轻人带来了独一无二的体验感;标新立异、天马行空的滑板涂鸦设计,更满足了年轻人的个性需求。

  如今国内不少大学都开设了滑板社,滑板文化已经走进校园,成为许多人大学生活的一部分。/纪录片《我们的浪潮》

  上世纪90年代,一部名为《滑出彩虹》(Gleaming the Cube)的经典电影,让滑板这项运动进入了中国观众的视野,其中不少专业的运动镜头,也成为中国第一代职业滑手的滑板启蒙。

  被誉为“中国滑板第一人”的车霖就曾表示,自己的滑板之路,正是从这部电影开始的:

  “大概是1989年的时候,我在电影院看完了这部电影,讲的是一名滑板少年利用高超的滑板技能,战胜歹徒的故事。里面有大量展现滑板魅力的镜头,我看完激动得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当时就觉得,这辈子一定得尝试这个东西。刚开始玩滑板的时候没人指导,我也是靠回忆电影中的镜头,从最基本的动作开始练习。”

  如今30年过去,即使没有电影的传播,滑板也能凭借自身的魅力,轻轻松松征服00后——

  在东京奥运会上刷新成绩的05后女孩曾文蕙,曾经是一名武术选手,最后却被滑板“飞起来帅”“有成就感”“玩儿的时候得大胆”的魅力深深吸引,从而“半路出家”,玩起了这一项运动,仅7个月时间就崭露头角,获得了中国俱乐部滑板联赛街式项目的冠军。

  毋庸置疑,这些新潮运动正充满无限的活力与朝气,不但象征着Z世代不断突破、挑战自我的冒险精神,更记录着年轻人对新鲜事物的追求与热爱。

  但“不要命”、“危险”、“极限”的难度系数,曾一度将其限制在极小的圈子里,让年轻人望而却步。

  2018年,奥斯卡的获奖纪录片《徒手攀岩》(Free Solo),让攀岩运动再次引起热议。在片中,攀岩爱好者亚历克斯•霍诺德,先后尝试了近1000次,最终在没有安全绳索的条件下,登上了梦寐以求的酋长岩,这股挑战自我的冒险精神,也让不少观众为之震撼。

  但作为世界十大极限运动之首,攀岩运动一直有着超乎寻常的风险与难度。其中,徒手攀岩高达50%的死亡率,曾经劝退了不少“门外汉”。

  近年来,不少攀岩爱好者意外离世的新闻,让年轻人对这项充满挑战的运动感到担忧。面对险峻的山峰与危机四伏的岩壁,即使是亚历克斯•霍诺德这样极具经验的老将,也曾因为担心会有生命危险,不敢轻易尝试高难度的攀岩。

  然而,在攀登爱好者的眼中,攀岩运动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恰恰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

  “当你挑战自己并且做到极致时,你会产生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如果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那徒手攀岩就是最接近你心愿的事情。”

  近年来,攀岩运动也在不断适应大众的需求,甚至从野外走到了室内,成为年轻人身边触手可及的运动方式——

  国内的不少运动场馆都主动设置了攀岩墙,通过人工设计的凸台、凹窝等岩石块,模拟室外的攀岩环境,并配备了安全带、连接绳索、扁带与锚点等安全器具,让年轻人能够放心体验攀岩的乐趣。

  00后攀岩爱好者宋懿龄,在7岁的时候跟着父亲去逛商场,第一次看到深圳最早建造的攀岩标准竞技墙,从而爱上了这项运动,最终成功入选国家队,在东京奥运会上迎来个人首秀。

  在刚刚进行的东京奥运会运动攀岩女子全能资格赛-速度赛中,宋懿龄以7.46秒的成绩位列第三。

  同样亮相此次奥运的00后攀岩选手潘愚非,小时候因为体质不好,在外婆的建议下练习跆拳道,结果被位于同一个体育场的攀岩墙吸引,开始尝试自己攀爬,从此开启了他和攀岩的故事。

  室内攀岩是一项老少皆宜的运动,也是年轻人入门攀岩的首选。/纪录片《向着攀岩运动场,向上攀登吧》

  本届东京奥运会,正是在保证选手安全性的前提下,将新增的攀岩全能赛分为三个不同的环节:

  考验选手敏捷度的速度攀岩、挑战选手技巧的抱石攀岩以及磨练选手毅力的难度攀岩——其中,难度攀岩与抱石攀岩是潘愚非的强项,在比赛中,他一气呵成的动作技巧,堪称“中国版蜘蛛侠”,让观众看得心服口服。

  而在比赛开始前,选手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观察岩壁和攀爬路线。全新的赛制与挑战,也大大提升了比赛的可看性和趣味性。

  起源于15世纪的空手道,为了满足不同人群的观赏需求,逐渐演变出不同的比赛规则:

  全接触式空手道,提倡让选手们赤手空拳进行搏斗,最大化发挥“一击必杀”的武道精神;寸止空手道,需要选手们在离对方还有一寸距离时放松力度,避免造成巨大的人身伤害;竞技空手道,则允许选手们佩戴护具,使运动项目更具备安全性、观赏性、科学化的特点。

  本次东京奥运会上的空手道比赛,正是以竞技空手道为依据,将比赛进一步细分为组手(两人一组进行实战对抗)与型(选手单独在原地展示不同招式)两个小项目,不仅考验选手的力量、速度,对动作的稳定性、流畅度也有严格的要求。

  作为一道独特的城市文化景观,潮流运动在不断演化与突破中,真正适应不同人群的需求,也开始逐渐被更多年轻人所接纳。

  东京奥运会期间,中国青年报对全国各地2892名大学生发起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

  近90%的受访者,都对冲浪、攀岩、滑板、街舞等新兴运动充满兴趣——54.63%的学生热衷滑板运动,45.68%的学生想尝试冲浪,35.20%的学生对攀岩运动跃跃欲试。

  不少与新潮运动相关的校园社团、俱乐部,为运动爱好者们打造了一片属于他们的自留地;以新潮运动为主题的赛事、活动,更将这些拥有相同爱好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

  在纪录片《滑手日记》中,来自北京的知名滑手许莹,就如此描述它给年轻人带来的向心力:“我觉得滑板是一个非常奇妙、非常自由的东西。我们常常五六个人一起玩滑板,一起出门玩,这里就像我的第二个家,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中国滑板队的曾文蕙、张鑫,中国空手道队的龚莉、尹笑言,中国攀岩队的00后潘愚非、宋懿龄,他们都为这些赛事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全新的奥运项目与年轻的参赛选手,也成功吸引了那些原本可能只沉浸于小众运动的年轻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