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户外拓展靶场丧命证人称没人讲注意事项

男子户外拓展靶场丧命证人称没人讲注意事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qrngroup.com/,射击运动

24岁的小刘和公司同事一起去射击场打靶时,不慎发生意外,被子弹击中左胸,并最终抢救无效死亡。小刘的父母将射击俱乐部及其所属射击场起诉至法院,索赔223万余元。昨天,昌平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

刘先生一方起诉称,事发当天,自己的儿子小刘和同事一起前往被告射击场射击。进入射击室后,射击场的工作人员没有对其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也没有讲解射击要领及注意事项,就直接把手枪递给小刘,小刘在射击过程中中弹倒地。而事发后,射击场没有任何医疗措施、医疗人员以及紧急事件应急预案,延误救治,并最终导致小刘因主动脉破裂抢救无效死亡。

刘先生夫妇认为,射击场作为娱乐场所,没有对小刘的人身安全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并导致悲剧发生,为此要求两被告连带承担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损失共计223万余元。

王先生称,事发当天他们是参加公司组织的拓展训练,其中安排有实弹射击项目。“当时没人给我们进行安全讲解,只是简单登记了姓名和身份证号,就让我们排队挨个进去打靶了”。而射击场的代理人指出“射击场地使用单”上有王先生的亲笔签名,而单子上列明了安全注意事项。

王先生称自己只是按要求在背面的白纸上登记身份信息,“并没有人要求我们仔细阅读单子正面的内容”。

王先生说,小刘是第二个走进射击室的,“第一声枪响后我就看见他(小刘)往后退了一下,然后坐在地上”。听到射击室里的教练大喊“有人中枪了”,他才意识到出事了。

冲进射击室后王先生看到小刘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左侧肩胛骨下方有个弹孔。大概十分钟后,小刘被射击场的车子送往医院。

王先生同时表示,当他将小刘送上车后返回事发地时,看到发生意外的射击室内已被清理,小刘使用的和子弹都不见了。

面对小刘父母的起诉,射击场方面首先申请法院追加活动的组织者,即小刘的所在单位为共同被告。

另外,射击场方面表示,小刘及其同事已经阅读并签署了“场地使用通知单”,且每一名射击者在进入射击室后,教练都会进行一分钟左右的安全教育。此外,我国法律法规中均没有强制规定射击场一定要配备医疗救治力量。而射击场方面在事发后履行了及时的救助义务,并且垫付了小刘的全部治疗费用,且在事发当天就向小刘的父母支付了3万元的抚恤金。

射击场方面当庭还出示了一段监控录像,监控录像显示,小刘进入射击室后,身旁的教练有教导其摆姿势的动作,但监控录像无法听到射击室内的对线秒后,小刘突然后退一步倒地,教练蹲下查看,随后王先生进入射击室内把小刘扶坐在地上。事发6分钟后,射击场工作人员找来一床棉被,将小刘抬出射击室,送往医院。随后,有两名工作人员进入射击室收拾和弹药,两分钟后将手枪和子弹带出射击室。

但由于监控探头安装在射击场的等候大厅内,距离事发地较远,且事发时小刘是背对着探头,因此通过视频无法看清事情发生的经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