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园滑进校园轮滑的大时代来了

你是否发现,每逢夏季,在公园、广场以及街头总能看到轮滑的身影。或许在很多人的传统印象里,轮滑仍只是属于孩子的游戏项目。事实上,自1982年,我国首次在上海举办轮滑正式比赛以来,经过40年的发展,轮滑已发展成为以年轻人为主体,并逐渐向全社会各年龄段人群辐射的体育项目。

自《关于构建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的意见》发布以来,在全民健身的热潮下,轮滑运动凭借健康、环保、好玩、易学的特点,成为了民众喜闻乐见的体育运动,推动着全民健身的普及。特别是此前,国家为助力2022年北京冬奥会,大力推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实现,使得「轮转冰」应运而生,间接推动了轮滑运动的进一步发展。

对于轮滑相关企业的好消息还不止于此,随着近期轮滑运动被正式纳入《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校园市场无疑将成为继校外培训后,企业的另一个必争之地。本期,体育用品业联合会将从校内外两个不同的角度,探寻轮滑行业发展动向。

如今,越来越多的成年选择穿上轮滑鞋,享受驰骋在街道上的快乐。这与轮滑运动的自身魅力不无关联,作为一项全身性运动,轮滑对于人体心脑血管系统和呼吸系统机能的改善和代谢有着明显的增强。此外,作为一项有氧运动,其最大耗氧量为跑步的90%,有着强化心血管和燃烧脂肪的功效。因此,越来越多的女性群体将轮滑作为减肥瘦身、改善体型的理想方式。

除了作为运动爱好者参与健身的重要方式之外,轮滑运动在专业赛事场次上也有了明显的提升。

据统计,目前全年各地区轮滑赛事超过了万场,市级赛事超过了500场,全国锦标赛超过了百场,高规格的国际轮滑赛事已经超过了20场。而随着轮滑运动在我国迅速普及,轮滑赛事的参与人群较以往产生了质与量的飞跃,轮滑产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迅猛发展,目前已达到50亿量级的水准。

轮滑产业的发展同样离不开市场主体活力、创造力的激发。近年来,苏州、杭州、海宁等众多城市大力扶持轮滑事业的发展,形成了多个特色鲜明的轮滑品牌,使我国的轮滑运动得到了较快的普及与发展。目前,全国有近百个标准轮滑场地、上千个轮滑团体、以及数千万轮滑爱好者。

值得一提的是,在即将到来的6月6日,由中国轮滑协会倡导、认证的「中国轮滑日」将迎来四十周年。这一节日发展至今,已经成为推动全民健身的普及的重要活动。

据不完全统计,当下北京市已有10万余名青少年参与轮滑;南京市多达60余所高校设有轮滑社团,经常参与轮滑运动的大学生有5万人次,并持续递增。

轮滑运动的兴起,使得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将目光转向年龄门槛低、对场地要求并不高的少儿轮滑培训。得益于双减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的父母选择将家庭教育经费,用于培养孩子文体兴趣爱好,轮滑教培产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需要注意的是,相较于近年来同样火热的足球、篮球等体育教培项目,轮滑培训鱼龙混杂,教学水平良莠不齐,不少轮滑培训机构并未拥有营业资格。此外,很多家长认为轮滑项目的核心更在于「玩」,而非竞技比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很多机构为了节省成本,选择了并没有行业资格认证的「教练员」们,使得整体专业程度大打折扣。

在与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轮滑、滑板装备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轮滑、滑板专委会」)副秘书长沈德新交流时,他给出了进一步的建议:「每位家长对于孩子参与体育运动的目的都不尽相同,无论是希望孩子在运动中获得快乐或是走向职业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从培训机构角度来说,企业想要长久发展应充分尊重每一名孩子的发展意愿,因材施教。而教练员只有通过专业资格认证,才能更好地理解轮滑教学的理念和技巧,构建属于自己的课程大纲,这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存在。」

的确,轮滑培训的低门槛对资金相对并不充足的小企业或个人而言是门不错的生意,不过,结合当下我国疫情防控仍面临一定的考验,对于以线下为主的轮滑企业是仍然个不小的难题。

在经历了2020年的考验后,行业也早有了自己的一套应对方案。沈德新表示,在轮滑行业,企业的大多数经销商是轮滑培训俱乐部,受疫情影响,轮滑零售市场遭受的冲击主要体现在:不少一线轮滑俱乐部在漫长的休息期熬不过房租及人员开支,被迫关门改行。

凡事都有两面性,许多轮滑企业做出了积极调整以求自救,比如加大对「线上销售渠道」的投入,并积极推进政府采购;品牌商和服务商开启了直播课程,线上渠道的拓展步伐加快。并且,为响应国家体育总局「居家锻炼」的号召,专委会曾于2020发布「第 1 套田字格直排轮滑健身操」,给予相关企业以启发。

相比于校外培训市场,轮滑在校园仍处于发展初期,随着今年4月,教育部发布《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以下简称「新课标」),将轮滑运动列入专项运动技能中的新兴体育类运动,其校园市场发展不容小觑。

根据新课标课程内容来看,轮滑运动将根据课程目标的四个水平,分别设置体育与专项运动技能。可以预见,在校园轮滑教学层次更为清晰的同时,学生对于轮滑装备的需求也将更加多样化,这势必将推进相关用品装备和器材市场的发展。

「通过认真解读,我们注意到新课标的发布,体现出了未来义务教育将更注重对学生因材施教。」轮滑、滑板专委会主任委员,宁波金峰文体器材有限公司总经理贺国峰告诉联合会,此前金峰已针对不同身体条件、运动基础、项目分类的轮滑爱好者开发了与之对应器材装备。未来企业将在各个细分项目的基础上新增「入门级」、「进阶级」、「训练级」和「竞赛级」四档,为新课标在「基础课程」、「提升课程」、「校队训练」和「参加竞赛」提供与之匹配的器材装备。

对于如何拓展校园市场,贺国峰也分享了自己较为独到的经验。从2016年开始,金峰启动「校园轮滑公益行」活动,向开展轮滑课的学校捐赠用于开课的轮滑器材装备,同时以调动经销商所在的地方轮滑协会向学校捐赠「轮滑公益课」的方式,在全国各地优先帮助一批学校开设轮滑课;除此之外,还积极通过经销商和当地轮滑协会,帮助学校组建轮滑队,定期举办校园轮滑联赛,使得校园轮滑成为各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伴随着轮滑纳入多地体育中考项目以及体育特长生招生简章,越来越多的学校对于轮滑装备有了更多的需求以及更高的要求。

尽管我国在2006年曾发布GB/T 20096-2006 轮滑鞋国家标准,但纵观标准中的技术指标,特别是安全性以及满足运动需要的功能性都存在严重的不足。对此,为了更好地规范运动器材的生产,进一步推动高品质轮滑鞋进入校园,保障轮滑教学、训练、竞赛的有效实施,2020年,由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中国轮滑协会共同组织制定的《直排轮滑鞋》团标发布,以助力企业生产更能满足消费者的安全需求的轮滑产品。

以此为契机,联合会与中国消费者协会共同启动了直排轮滑鞋比较试验项目,发布《选对轮滑鞋,健身又安全:36款直排轮滑鞋比较试验报告》为营造良好的市场氛围和行业自律机制起到了标准引领的促进作用。

经历数十年的发展,轮滑运动已从少数人的爱好变成全动,并已成为青奥会、亚运会、全运会等多个大型体育赛事的比赛项目,向着世界的舞台迈进。作为我国体育项目的新成员,在全民健身的推行,各学校将轮滑项目纳入学校体育教学体系,开设轮滑课程,定期开展轮滑考级的背景下,对于相应器材及配套设置的需求也将迎来增长,这也将为体育用品、体育器材制造业带来新的机遇。

1、芥末堆看教育《轮滑产业将达引爆点,百亿级市场背后少儿轮滑培训又将如何分羹?》

2、睿艺《少儿轮滑培训向专业化、标准化、企业化转型探索,这家机构发展路径背后有何市场逻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